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暖床的工具

金鸦物语的空间
作者:金鸦物语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未知 时间:2014-10-17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父亲,其中缘由,不,确切的说,是始作俑者,不正是您吗?”

这番话让面前的霍仁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把这件事的起因冠在自己头上呢,难道他不希望一家兄弟能够和和睦睦的相处吗,他真是胡说八道。

“彦儿,不要说胡话,为父没有插手你们的事,不知道这些恩恩怨怨是从何而来,说什么都要讲证据的,你何时也变得这么信口雌黄?”

霍仁说完后,脑中灵光一闪,有了想法,莫非,他指的是之前的那件事?触到了霍彦的伤心事了?

面前的男子冷笑一声,背过身去,遥想了久远的事,往事不堪回首,但是不回忆,就无法得知事情的真相,也不知道在这背后,是存在怎样肮脏的利益交换。

父子二人都沉默了许久,还是霍彦打破了宁静。

“父亲,在三年之前,儿子对您说过的,这一生只爱伏灵念一人。三年后,现在的我,站在您跟前,也还是那句话,即使她嫁给别人,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她,从未变过。”

霍仁一听,伸手抚弄着胡须,他阴险的笑笑,看来一切事端的缘由,还是由于这个红颜祸水般的女人。

接着,面前的霍仁站起身,走到他引以为豪的儿子面前,紧紧望着他的眼睛,想叫他好好记住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

“为父也希望你记得一句话,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还是不远的将来,对于魏国伏氏的人,最好不要跟他们沾染上任何关系。为父当年不杀了她,已经算是格外对伏氏的后裔网开一面了。现在你既然提起来了,为父也可以再次对你重申一遍,这天下你可以拥有无数女人,但唯独伏越豰的女儿,你碰不得,记住,是永久。”

“父亲!”

霍彦正欲开口,却被霍仁阻止。

“不要再跟我将那些大道理了,你如今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门客,每日都跟他们谈论国家大事,经世之道,应该文采与日俱增,为父自知比不过你的口才,就不想跟你多费唇舌了。但是,你不要以为我不说,就理所应当的认为为父的做法是毫无道理的,一些事情,是没有依据可言的,但是其中的价值,只有你亲身体验到了,才能真切的明白。为父当年的用心良苦。”

说罢,霍仁的眼神望向远房,仿佛那里是永远不再开启的沉痛过去,记忆的钥匙一直封存起来,从未触碰,他想一直带着它,直到生命的尽头。

看到父亲如此不赞成自己的想法,那么接下去也没有要说出口的必要了,他怎么想是他的事,唯有坚持自己的信念,那才是最重要的。万万不能失去最初的初衷。

默默的对霍仁行了一礼,便缓缓的下去了,退出宫殿大门的那一刻,霍彦忍不住抬头张望,看到父亲倔强的背影,挺得笔直,似乎不服输的样子,他一向都是坚持己见的,这次也不会例外,但是糟糕的是,他的儿子也是跟他的做法如出一辙,如果二人都能退让一步的话,那么什么事都好说,不像现在这般找不着头绪。

走出了宫门,望着四周的一切。这些景色和建筑,原本不是属于自己的,如果当初父亲没有谋朝篡位的话,那么现在就不会在这金碧辉煌的王宫里居住着了,还是在那么充满温馨环境下的府邸里,静静的院落,只有他和自己所爱的人。还有一直关心着他的父亲。

只是如果,永远只是活在幻想之中,这些都是没用的,改变不了现状,也无法对过往的错误做出有用的纠正。深爱的女人,也已经成了别人的人,不知她是不是已经变了心。但是唯一知道的是,她心底已经认定自己有错了。

这里面误会重重,想向她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对自己回心转意,也许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说。只要铲除了那唯一的绊脚石,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刚才在大殿之上问的问题,父亲都没有正面回答自己,他也许是想放了伏越豰吧,毕竟还是曾经帮助过本国的友好邻邦。他不想自己的双手沾染上恩人的鲜血。

此时已到深夜,深夜的魏国宫殿,显得极为寂寥无声。

伏越豰睡在龙床上,脑中想象的都是秦雅风的样子。

“绝对不会原谅你……”

在梦中,还是依依不舍,遥望着他的背影,内心十分渴望他能回头看自己一眼,可是最终她还是没有回头。

心里那道伤疤再次裂开了,扯动着他内心深处最脆弱的神经,觉得这是老天给自己的惩罚。

如果人生还有一次相逢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就不会变得这么娇弱,这么不堪一击。

心里沉重,但安慰自己的人在哪里呢?现在秦雅风内心很看不起自己,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总是想着别人没有任何理由的对自己好,而自己却对爱自己的人没有任何回报。

“真是卑鄙!”

他心里这样骂着自己。

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有轻言放弃的一天,因为他知道,现在不会像之前那么脆弱,并且一辈子被人摆布了。

心里有些担心之后会发生的事,但是结果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轻松。

…………

第二天清早,灵念公主匆匆来到了皇朝内阁,伏灵念怒目圆睁,紧紧盯着自家的那块金色牌匾,那是大王亲自封的,代表着尊宠和荣耀。

但是,现在依旧是无功而返,这些明摆着的功勋和荣耀,又是给谁看的呢。

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父亲伏越豰就已经在那里等着自己了,看到父亲的两鬓已经斑白,但双目依旧是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想看透黑暗的尽头。这个做女儿的,却只能在暗中帮助他,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对于这一点,她感到很内疚。

看来下一步的棋,会很难走的。

到底应该怎么办呢,那么皇子霍冲还是对自己不上心,都已经无数次的用过那个药了,可是真正见效的时候只有两次,可那两次的结果,都被大王身边的人给毁了。

伏越豰不满的皱起眉头,看来这场战斗对于他们妇女俩,是一场持久战,不能用蛮力取胜,但重要的还是用计,皇帝的职位虽然能镇住太子一时,但是不能用这个身份束缚他一辈子,而且他门下的门客众多,一个个的都在出谋划策,现在担心的是,这个计谋有没有被太子看穿,如果他知道始作俑者是他们这对父女的话,那一等他登上楚国国君的宝座,肯定是不会让他们二人有好日子过的。

“父亲,下一步,您还打算叫我继续在太子的餐店里下药吗?”

伏越豰慢慢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当然,除了这个,你还能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伏灵念低下头,心里很不甘心。

“每次都这样,用过之后,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这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我不敢保证,再次对他用药,会对他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一番话,让伏越豰心里有种危机感了,看来这次是真的不能来硬的了,可自己不这么做,那么她的女儿永远做不了正牌的太子妃。

“那两次,你用尽全力了吗?”

伏越豰十分露骨的问着,不止一次这样问过自己的女儿,他不觉得难为情,为了伏灵念的将来,这些都不是问题。

伏灵念咬着下嘴唇,沉默片刻,便回答道:

“我一向对他是尽心尽力的。可他只有在药效的影响下,才会对我……”

“好了!”

伏越豰突然粗暴的打断伏灵念的话,转过身,说道:

“过些日子,为父会帮你找个大夫,好好的看看你的身子,都已经这么多天了,没怀上还真是说不过去。这几日太子出征在即,也没有时间再在他身上下功夫了,你最近几日还是不要往外跑忙着买药了,安心待在家中静养吧,其余的事,交给为父做就可以了。”

伏越豰说着,便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

“父亲大人!”

伏灵念望着父亲伏越豰的背影,失声叫道。

前面的老人突然停顿了一下,嘴角动了动,仿佛有话要对她说,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继续朝前走着,不想再去理会身后传来的抽泣声。

“等等!父亲大人!”

这一次,夹杂着哭声,她已经无力上前,虽然是在自己家中,但两人的关系是建立在相互利益上的。

伏越豰的眼睛温热了,心想现在不是父女沟通交流的时候,有一件比这件事重要百倍的事,等着自己去做。

“等等,父皇请留步!”

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扯动了,伏越豰冷静的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只微微发颤的手,正揪着自己的衣袖,不肯松手,仿佛那是自己唯一的一棵救命稻草,一旦放弃,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般的恐怖。

心里实在不忍,可现在,却没有任何办法。

“太子妃娘娘,您还有什么事对你的皇帝父亲交代的吗?”

听着他如此说道,难道父女两人直接已经产生了如此隔阂,曾经的那些快乐,都一去不复返了?还是自己从来就没得到过。

“没事了,您可以走了。”

伏灵念抬起自己的左手,生硬的擦着自己脸色的泪珠,看来刚才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伏越豰微微颔首,走了出去。

在他在门槛处迈出步子的那一瞬间,如果她眼里没有泪水,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他的身体微微倾斜了一下,那一刻,自己的父亲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比人间经历过巨大浩劫的穷人还要悲伤百倍。

心里仿佛受到了重击,可能有什么办法结束这种心情,她不想知道,也不想找出解决的办法。因为现在有这么多的事困扰着自己,就让这一切全部沉没进黑暗的深渊吧,自己愿意随它一起沉沦下去。

落寞的宫廷里面,是止不住的伤心泪流,这几日,住在这偌大的燕宫里面的秦雅风,感到极为力不从心,几乎是每日都以泪洗面,想着自己的命运如此坎坷。从小被人贩子卖到宫里,在其间受尽欺辱,但好在自己成年之后,遇到了一位好主子,以为从此便是幸福,可谁知好景不长,最后还是代替她成为了异国的和亲公主,之后竟然连饭遭到重大变故,荣华富贵,锦衣玉食都没有了,而自己的丈夫不知身在何处,自己竟会成了别人暖床的工具。

上一篇:遗失在走廊上的那段初恋 下一篇:朦胧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