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遗失在走廊上的那段初恋

凌散的空间
作者:凌散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4-09-15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暗恋是一个人的世界。只是,我记得,你曾来过。

“换位。”老师一声命令式的话,让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笔。但很快的,大家都按照黑板上的座位表搬动自己的桌椅。

“叶木,你做到陈暮雨旁边去吧,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问她。”老师指了指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女生。

随即,陈暮雨只听见桌椅移动的声音,其他的,与她无关,她自然不会去在意。

之后的几天都是这样,他们都没说过一句话,只知道旁边有个人。

平静的日子总不会太长久的。一节英语课上,老师要求同学们练习对话,并且对话的人就是身边的人。

陈暮雨摇摇头表示无奈。

“那我先读,第二句你读好吧?” 陈暮雨说话时都没有看过对方一眼,还是盯着课本。

“好。”一个男生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但两个人都能听见。

陈暮雨很快读完了她的那句,只等着对方接下去读。可是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听见有声音。陈暮雨有点生气地抬头向旁边的男生望去。这或许是她第一次这么近去看他呢。

一切都是那么奇妙的。她看向他的时候正巧对上了他投来的目光。

一双黑眸如夏夜里最亮的星,睫毛一扑一闪地,像黑色蝴蝶翻飞的翅膀,他的笑如冬日里的暖阳夏日里的清风……他的一切,都让她心动不已。

“你笑的时候,连阳光都逊色。”她的话脱口而出。

“什么?”对方则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失态,脸微微发红,极像一个浅红色的苹果。“读书读书!”她假装镇定,却不知道她的这些表情和动作有多么搞笑。

之后的几天里,他们开始熟络起来了。可能是因为上次她对他说了那句话吧,又可能是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所以每次他们说话,她总是低着写字看书或看向别的地方。

她知道,他的眼睛好美好美,就连很多女生的美瞳都比不上。她喜欢他的眼睛,很喜欢很喜欢,也就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

一次上课的期间,她前面的一个小男生转过头,他看了下陈暮雨,又看了下叶木。然后他语重心长地对她说:“暮雨,安雅儿喜欢叶木呢!你打算怎么办?”

陈暮雨被这话吓了一跳,眼睛直盯着那小男生,她怀疑她是不是听错了。“你说什么?我刚才没注意听……”她强忍着心头翻涌的波涛,努力抑制着不让它迸出。

“我是说,安雅儿迟早要向叶木表白。

小男生也紧盯着陈暮雨的反应,生怕她会太激动或会哭泣。

叶木也停下了手中的笔,转头看了眼陈暮雨。他的眼神里,再也找不到那陌生又熟悉明亮,取而代之的是如潭水般深不见底。

陈暮雨开始慌乱起来了,连拿笔手都在抖。她连忙把手伸进抽屉里装作要拿什么东西。只是,没人看到,她的手在黑暗里不停地抓着拳头,让自己努力让自己的手不发抖,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她的表情好奇怪。明明不想笑,却硬要在嘴角扯出一个弧度。

她的思绪很乱,很糟糕。安雅儿多么优秀啊!人又漂亮不说,读书还很不错的,老师们都很喜欢她。只是旁人不会知道,她同时也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生。只要是被她喜欢的男生,她都要追到,也一定会追到。因此,她可能前一个星期是这个小正太,这星期又可能是高富帅。她的男朋友很多,关系也很乱。这是很多同学不喜欢她的原因之一,包括陈暮雨。

可是,陈暮雨不能不很懦弱地承认,她确实很漂亮!如果她是男生,她也会心动的。

那个小男生看见陈暮雨呆呆地望着窗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果然不出他所料,暮雨真的喜欢他了。

陈暮雨迷迷糊糊地过了几天,感觉怎么人都变傻变呆了。

很快的,消息就传到了陈暮雨的耳朵里。安雅儿跟叶木表白了。

陈暮雨向很多人打听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叶木是不是接受了,可是大家都说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这简短的三个字却让陈暮雨陷入悲伤。

叶木还是一如既往的,会主动跟陈暮雨说话,也会主动去帮她扇扇子,也会主动给她买早餐,也会主动帮她扫地……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在陈暮雨眼里,都好像不是真的,那只是幻觉而已。她总是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了,他不是属于你的。

“暮雨……在发什么呆呢?”一个男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如风铃般清脆的声音,既熟悉又陌生。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呢!陈暮雨转过头,正对上他的眼睛。好熟悉的场景,好熟悉的一切。只是,她的眼神变得迷茫,而他的眼神里多了许疼惜而已。

“安雅儿……安雅儿向你表白你……是不是接受了?”陈暮雨终于勇敢地说出了沉淀在她心底已久的问题。她真的快被这个问题折磨至疯狂了。这句话,像电影台词一样在她心里背过了不知几百几千次,就差她的一次勇敢而已了。

“哦?你哪里听来的谣言啊?不是啊!”叶木笑了起来。在陈暮雨眼里,那笑,就是欠揍!

只是她不会真的去打他,所以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就算是,我也不会接受的。”叶木说着,看了眼她,便走了。

可是在他离开的前一秒钟,他说了句话。与此同时,放学的铃声响了。但陈暮雨很确定,他说了两个字,而且是对她说的。

好景不长。班主任又很神经地要同学们换位。很糟糕的,陈暮雨坐在第一组,而叶木坐在最后一组。他们的距离,开始变得好远好远。

刚开始时,她还是很不习惯,并请求老师给她换位,只是老师拒绝了。她好无奈也很难过。她开始无心上课了,因为她总是要望向有他的那个角落,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于是,她的成绩直线下降。虽然班主任曾很多次找她谈话,可一点效果也没有。看着她一天天消瘦,一天天疲倦,一天天颓废,老师很是头疼。

她开始喜欢一个人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一个人,有时会看看校园的风景;一个人,有时会唱唱悲伤的歌;一个人,有时会静静地呆望晴空、夜空,还有雨天。走廊,成了她课间十分钟的最好去处。在那里,可以把思念织成细小的网。网的里面是她,外面是他。

他也开始慢慢改变。他看她的频率减少了,对她笑的次数更少了。他的漂亮眼睛,不知道要停留在哪里,他的温暖笑容,不再是她的专属。他会和别的女生聊天,而且也会笑得很灿烂,比对她笑更灿烂更好看很多。他每个女生都会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理她。

她渐渐感觉到他对她的冷淡,该说是冷漠吧,因为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更不会说话了。他就像根温度计一样,日子一天一天地过,温度计的温度越来越往下,越往下,就越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她越来越陌生,甚至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每个夜里,她都不敢入睡,因为一睡着,梦里全是他从前那单纯的,阳光般的他。可是没睡着,脑海里的,都是现在冷漠的他。她忍住了想要哭泣的冲动。多少个夜晚了,她还是止不住要念他的名字。叶木,叶木,难道你真的如叶如木,春去了冬来,那份情也带进泥土了?

期末考试的前一个晚上。月光惨淡。斑驳的灯光射在走廊上,隐约勾勒出一个孤单的身影。褪去了白天炫色的光环,抹去了白天的浮躁,脱去了白天里伪装的坚强,叶木一个人站在走廊上。

陈暮雨一眼便认出了是他的背影,于是她停住了走向走廊的脚步。他,在等她吗?还是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陈暮雨挣扎了很久,是否该去呢。去了又该说什么,去了又该

如何面对他……

记忆中的他,笑魇如花,记忆中的他,笑如暖阳清风,记忆中的他,只是对她才会笑得那么好看。

鼓起最后的勇气,她毅然走了过去。因为她想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她。但她更想知道的是,他是否喜欢过她。时间不需要太久,只要他真的喜欢过就好。她不求什么,只求一颗真心。校园的爱恋本来就不太应该的,只是因为那是初恋,她必须记得。或许多年后,老掉牙后,她还能翻翻记忆,还能想起初恋的他们是多么纯真。

快走近他时,她的心跳很快。

“为什么那样……”话只说到一半便被卡住在喉咙里,没有再说的必要了。因为当她走近他并开始说话时,他就转身离开了。他侧过她的肩膀,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眼神里的坚定,伤透了她的心。

空荡荡的走廊上,又只剩下她自己了。可是今晚与别的夜晚不同,月光惨淡,无星无云,就像她此刻的心。记忆中的美好跌破了一地碎片,再也拾不起来拼不完整。记忆里的那句宠溺似的“傻瓜”,都伴随着钟声消散在空气中。“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时光可以停止,我愿意停在你叫我傻瓜的那一刻。”她对着他远去的背影的方向说着。

后来,他们真的成了陌生人。后来,她听说,他的好朋友喜欢她,所以他很为难。后来,她听说,老师曾叫他不要影响到她的学习。她还听说,他说要摒除一切杂念专心学习,可是,却不能丢弃有关于她的记忆……

上一篇:临江小镇 下一篇:暖床的工具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