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临江小镇

祥子的空间
作者:祥子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4-08-24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一>

临江,坐落在资阳丘陵的一个小镇。2004年,气候还没有现在这样来的突兀,一把蒲叶扇和一个温水瓶就足以应付整个一年。的确,成都的天气是养人的,资阳的天气也是养人的。从北方来的朋友时常这样说。

临江的街道不像江南水乡那样曲折,没有那些突然没了底的小巷和淌过细水的小桥。从国道公路延伸出来的一条石子水泥铺成的街道一直拉通到了底,沿途有些小分支也是清晰明朗,来得这样耿直就像资阳人的性子。那时的路面是没有用混凝土,没有用沥青的,一个个大大的鹅卵石就裸露在表面,也许是人踩得太多,太勤了。

说道资阳气候好,也是有原因的。成都平原睡在四川盆地的盆底,自然潮湿得很。而资阳在成都往下,平原渐渐被起伏的丘陵代替,不过雨水依旧很充裕。所以临江的房子瓦房居多,平房居少。瓦房当然是好的,可总有那么些野猫在房上跑跳,瓦叠被弄乱了下雨就往下漏。各家就只有在家里放个盆子,接满了就倒掉,否则在秋雨绵绵的日子要不了多久是必定会长菌的。可能有的人奇怪了,菌怎么能从坚硬的水泥地面钻出来。那时家里能用水泥铺地的,按现在的话说,肯定大家要叫“土豪” 了。我童年的日子,基本上都是在这样潮湿的环境里过的。直到2009年镇政府统一规划后,拆房重建了才铺上水泥。

不知道在哪里听人说:依山傍水的地方,都有龙王爷的子孙保佑着。现在想来我也嘿嘿觉得好笑 。不过临江挨着龙王山,摸着沱江水,也养活了这里的一方人。沱江来自九顶山,长江是它的母河。那时爷爷常常夹着旱烟隔着河望着对面,我也跟着傻傻地看着。毕竟这河承载了我太多童年的回忆。我在后面会细细谈到。

喜欢临江,最爱的还是“赶场”的日子。很多地方叫的不同,福建那边叫赶圩,北方叫赶集。每个月的单号在这儿是约定俗成的,我不知道这是根据什么来定,爷爷说过,有的地方像是贵州就按照十二生肖来算。四川人来的直就直接看单号还是双号,临江是按单号来的,而靠近简阳的杨家街按的是双号。要是做买卖的一天没卖完第二天就会换个场,尤其是卖水果的,不然很容易坏掉。 而就是在这样的日子,每天四五点,挑菜的,卖水果,卖干货什么的三五成群的就来了。整条街就闹得沸沸扬扬。卖点小面,抄手的面馆也就跟着开门。(其实说 “开”有点不合适,那会儿的店铺门做的简陋,就是一块块长方形的木板砌进上下都是沟槽的木头桩里,每块木板背面正中处钉入一根坚实的铁钉,再用尖嘴钳子把它弯成圆形铁圈,最后一根长铁棒挨个穿过每个铁圈后加一把链锁。每块木板的顺序是排好的,所以上面都会用毛笔写上一个大大的编号。也就是这样的门,陪伴我度过了十五个春秋。)从农村来的庄稼人一般没有吃过早饭,就会来这面馆一碗抄手或者素面。大多人还是会点抄手的,因为价钱都一样,但抄手里面还有些许的肉末。我亲自看过那些小馆子是如何做抄手的,用筷子沾一点调好的肉碎,抹在面皮上,一小碗碎肉可以够做一天的量了。吃上这样的一碗抄手后,卖菜的师傅们还会把里面的面汤喝的干干净净。就算是在冬天,也足够管一上午了。午饭要挨到下午才吃得到。

住在街上的人,可能天生就会有一种优越感,早上不用起早,中午不用挨饿。这优越感也自然而然的传到了我的身上。还没有几袋大米垒起来高的我就会悄悄爬到最顶上站着看街上的人来人往,仿佛这个世界都在我的脚下。当然结果是被抱下来加上一顿训斥,相比于父亲曾经所受到的责罚来说的话,他对我的训斥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当然在赶场的日子我不会只呆在家里,通常会和爷爷一起去市场买菜。市场是有两个的,而水果市场一般是临时置放。我家就在一个丁字路口的中间,大家都说这是黄金路口,有一段时间水果市场还被搬到我家正对面的这条小马路。马路一边是茶馆,一边是计生院,但是一直空着。农贸市场就一直没有变,沿着国道一路往资阳方向走就能看见。

市场的入口有两个,都是斜下的陡坡,一个宽,一个窄,窄的并排只能容的下两个人。沿着较窄斜坡到底便会看见一个肉铺。肉铺的杀猪匠叫“酒罐儿”, “酒罐儿”当然不是他的真名,但真名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有四十多岁,肚子有点发福。右手的虎口有许多的肉茧,都已经泛黄。我不知道酒罐儿是不是个醉酒鬼,但他是从不抽烟的。因为我爸给他散烟他是从来不会接的。像这种年纪的男人在我印象中一般头顶都是“地中海”,他也不例外。因为他经常来我家买米,和我爸也很熟,买肉的时候会多称给我们。每次从他的肉铺经过,他都会笑着叫我:王老大,买菜啊。我那时胆子小,一般爷爷就取下嘴里的旱烟说:诶,买点菜。接着他们就会闲聊几句。而每次在那肉铺旁边都会看见一个年纪相仿的孩子,那眼神中的神气和酒罐大叔颇有几分相似。后来才知道,他叫文杰,是酒罐的儿子。文杰倒不是他的全名。听父亲说过,酒罐儿姓陈,家里排行老四,有人也叫他老四哥。文杰的母亲姓文,两夫妻都是小学文化。于是就给儿子取了名字陈文杰(结),也并没有什么寓意。生活就是这样,一些来得轻来的缓的东西,后来压到了你身上的时候,才会感慨来的重来得急。文杰对我来说像是一个故事,更像是一部小说,那样曲折。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它全部写出来,只能说告诉大家我所知道的。

(未完待续)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