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校园文学洗不尽的铅华

的空间
作者: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1-08-28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汽车在高速路上飞驰. 我坐在窗边 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色,一不留神,陷入了沉思。思绪飞快退回到昨晚,一群昔日要好的朋友聚在一起,挥舞着手中的酒杯,诉说着往日的情怀,叹息着即将到来的离别。
  我叫秦淮,今年18岁,经过了10年寒窗的洗礼后,如今,正式迈入了我向往已久的大学校园。昨晚,是我注定一生难忘的瞬间,我暗恋了三年的女生,接受了我的表白,她,苏灵,活泼可爱,完美如斯,而今为我所有,夫复何求?
  我和苏灵被录取在同一个城市——杭州,不过不同校。两间学校相隔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这点距离,对于初尝情果的我,实在是趋近于零。当我正无限感叹雨过天晴的美好时,学校的迎新车已将我们这批新一届的学子安全送到的目的地——逸清大学。
  熟练地拿起行李准备下车,突然,头部一阵眩晕,貌似被一个行李包砸了个结实。一转头,正准备发泄我的不满,一张绝美的容颜,伴随着蚊子般大小的一声声“对不起”,让我呆立了几秒钟的时间。直到看见她渐渐微红的脸,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摸摸头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哦,没事,这么重,我帮你弄下车吧。”完事后,我潇洒地一转身,说了一句:“再见,路上小心。”逃似的走了。诚然,我还是比较害羞的。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好心情,不过半小时后,我还是恼怒地问候了某个学校道路建设人全家女性。理由是办完入学手续后的半小时内,我走了无数条大大小小的路,楞是没找到我的宿舍楼。
  也许是我焦急的表情打动了上天,“同学,意境不错啊,扛着行李晒太阳呢?”一个挂着“工作人员”牌子的女同学调侃着朝我走过来。“学姐,请问文学系的宿舍楼在哪里啊?”我无奈地问道。“咦?你也是文学系的?请稍等,我妹妹也是文学系新生,一会我带你们一起过去!”“有劳学姐!”随后我们便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十来分钟后,一个孱弱的身影拖着一个大箱子,缓缓走来。走近一看,顿时无语,这不就是那位拿包砸我的同学么?她对我尴尬地笑了笑,学姐也走了过来,“失礼了,让你等这么长时间,咦,你们俩的眼神咋这么‘暧昧’呢?”只见她妹妹脸上一阵红潮,我急忙出来打圆场,“下车的时候为这位小姐临时充当了搬运工的角色,甚感荣幸!”学姐面带微笑,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句:“还真‘巧’呢?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夏冰,英语系三年级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受宠若惊地道:“秦淮,文学系新生,请多关照!”“夏依,文学系新生,你好!”“呵呵~你好!”
  我们一边闲聊一边走,很快就走到了文学系的宿舍楼,一共三栋,两女一男,相隔不过百米。“你们先去安排住宿,安顿好了后,一起去喝点冷饮,怎么样?”学姐说道。我赶紧附和:“我对学校可谓一点都不了解,希望学姐指点!”如此,我们便约定,一小时后集合。
  寝室条件还不错,我进去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个被铺得整整齐齐的床位。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下铺开始忙活起来,刚忙完,还没来得及坐下喝口水,寝室门就被一把推开,冲进来一个热气腾腾的人,手里拿着一个篮球。我眼前一亮,感动地想,遇到同道中人了!随即一招手:“嗨哥们儿,我叫秦淮,以后就是室友啦,多关照哦!”“嘿嘿!我叫李成。”运动型的男生就是好相处啊!没多久,有着相同爱好的我们,就热乎得像老同学一样,要不是我一会还得应约,怕是已经被拉去切磋了!
  待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告辞了李成,慢慢地走向实现约好的地点,下一个场景,我们出现在了校内的一间冷饮店中,可口的饮品加上凉爽的空调,成为了我们交谈的良好催化剂。两姐妹相貌相似,不过是姐姐多了分成熟稳重,妹妹却略显青涩。
  很快,已是夕阳西下,而此时,我们也摆脱了拘束,渐渐熟络起来。夏冰因为临时有个会议,先行离去,送她离开后,我很绅士地邀请夏依一起吃饭,我发现,她其实不爱说话,属于比较文静的那类女生,不过人还是不错的。
  天色渐黑,在一条幽静小路的尽头,一家很有情调的餐厅——“tonight”,远远地出现在我们眼前,我正要询问她的意见时,转头看见他微低着头,不经意地轻轻笑了笑,风扬起他的裙摆,吹起她的发丝。仅仅一瞬,恢复如初。这个场景在困扰我很长时间后,揭开谜底时,不甚唏嘘。
  我们并肩走进餐厅,落座,点餐,上菜,一切有条不紊。有了下午的基础,彼此有了一定了解,现在,我们更多的是谈论各自的兴趣爱好。她对古文和对联很有研究,而我更钟情于散文和诗词,她喜欢钢琴,我爱好篮球,相对陌生的领域让我们的兴趣更加浓厚,不知不觉,时间已接近10点。有些意犹未尽地踏上归程,结束了了颇有意思的一天。当晚,我梦到了苏灵,很多天没见了,突然很想念她如花的笑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李成一身轻装来到篮球场,晨练的人还真不少。我们随便热了热身,就开始了一对一斗牛,在我的一个后仰中投应声入网后,我们双双躺在球场上大口喘着粗气,表情中难掩“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兴奋,回到寝室冲了个凉,一边休息,一边等待寝室的人员到齐。再最后一个室友进入寝室后,经过简短的介绍,很快,我们便打成了一片。
  李成,由于长相原因,我们叫他成帅;王可,以他独特的出场仪式,被我们冠以情圣一称(左拥右抱地踏进寝室大门,实在高调);孟飞,身材高大,典型东北人,我们叫他大飞;张烨,足足比我们大了一岁半,当之无愧的大哥;江龙,身体灵活,骨瘦如柴,对网络游戏及其热衷,外号是“猴子”;至于我嘛,实在没什么特点,索性都叫我小秦。我们饶有兴致地聊了一整晚,破晓时,集体沉沉睡去,长时间的奔波,大家都很疲惫,而且明天一过,新生军训就要开始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