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无意牵起 有意消失

的空间
作者: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1-08-27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啪”,谁也听不到的声音,护甲油从小指上断开。林木本小心地揭掉护甲油,心里很难受。“和他的最后一点联系也断掉了。”林木本小声地说。
  千丝万缕的联系,无意间牵起,无意间消失。
  “哼!”林木本冷笑,“既然已经决定放弃,还想这些干什么?那只不过是瓶摇得发白的护甲油,用得着这么多愁善感吗?”
  林木本摇摇头,看着五个一样的颜色。
  “我不可能两次喜欢上同一个人,”林木本对自己说,“即使是他,也不可以。”
  教室的一角,萧员哲的小指依旧洁白。

  NO:1
  真是倒霉,林木本又犯纪律了,被老班罚义务劳动。这次没以前那么简单,和自己不愿见到的人一起做劳动,肯定是不舒服的。林木本很不高兴地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向食堂。真是的,干嘛非得星期一检查。
  林木本走着,不注意地一抬头,看到了萧员哲的背影。
  “该死!”林木本骂了一句。

  “你知道吗?萧员哲的小指上也涂了白色的指甲油。”菲子凑到林木本跟前说,“只是他是在左手。”
  “哦。”林木本淡淡地回答,握紧了右手。可恶,为什么他!为什么是白色!!为什么是小指!!!
  “喂,你说他是故意的吗?”菲子问。
  “谁啊?”林木本不耐烦地说。
  “萧员哲啊,”菲子说,“你们在同一时间,同一手指,同一颜色……”
  “你说够了吗!”林木本拍案而起。
  全班都看着这座将要爆发的火山,而林木本冷冷地看着菲子,转身出了教室。

  NO:2
  “醉”酒吧。
  柔静得有些暧昧的橙色有些昏暗,正好可以形容林木本的心情。林木本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海特”,冷冷地发笑。
  “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却勾起千丝万缕。”林木本有些自嘲地说。
  “够了!”酒到嘴边,被熟悉的声音拦住。
  “滚!”林木本推开那个声音。
  “你闹够了没有?”那个声音问,“你就那么绝情?”
  绝情?绝情吗?我?
  “啪”,碎片在地上哭泣,暗红色的液体在流淌。
  “你再说一遍。”林木本冷冷地说。
  房间的空气感到不安,鼻子可以嗅到隐隐的火药味。
  “你就那么绝情?”那个声音又说。
  绝情?哈哈……绝情?是,我就是那么的——
  “啪,”手从空中飞过,这次受伤的,是脸。
  “我就是这么绝情。”林木本挑起眼皮,挑衅说。
  那个声音无语。林木本冷笑一声,走出酒吧。这次她真的醉了。林木本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四周安静得有些诡异。
  “你真的,就这么绝情?”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林木本回头,是那张让她心乱的脸。
  “放开我!”林木本毫无温度地说,“我就是这么绝情。”
  “你……”那张脸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我们的小指……”
  那张脸举起林木本的右手,却看到五个一样的颜色。林木本冷笑一声,潇洒地走了。

  地上映出静静的影子,指梢上的白色埋在了手心,昏暗的灯光使空气变得黏稠。

  NO:3
  削瘦、冷漠的身影多了点孤独与失落,或许还不清楚发生了些什么,就已经过去,只留下些残败的情景与慢慢掉落。
  刚走进学校,林木本就看到那个让她过敏的影子。她逃一般地匆匆走过,甚至还没来得及抬头就擦肩而过。
  两个人,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却又都不清楚发生过什么。
  “木本,萧员哲的手又恢复原样了哎。”见林木本走过来,菲子说。
  “你可不可以不在我面前提起他?”林木本冷冷地说。
  怎么了嘛,人家提一下又怎么了?菲子发嗲说,再说,人家萧员哲……
  “啪!”手重重地落在了桌子上。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他。林木本压低声音说。
  菲子呆呆地看着林木本,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萧员哲低着头,脸颊上还残留着隐隐的痛,左手的白色已无踪影,连曾经与她特有的印记也成了历史,不再复原。

  NO:4
  周日对林木本来说算是个节日,可恶的老班终于结束了她的值日,也结束了她和他唯一的联系。
  “呼”,林木本长出了一口气,笑了。
  可脸上的笑有些僵硬。
  黑色吞噬了整个天空,街上又活跃了起来,城市的夜总会有种冷傲,一种诡异而神秘的冷傲。林木本站在楼顶,望着这满城的诡异。大晚上一个人站在这儿似乎更……诡异,只是少了份本应有的冷傲,多了份尘封已久的心痛。
  “哼!”林木本有些憔悴的冷笑,伪装到最后,心痛的还是自己。
  手指又恢复了颜色,黑色与白色相应,现在与过去结合。
  既然已决定放弃,还想什么,林木本自嘲说:“只是根手指而已。”
  可她骗不了自己的心,那颗皱巴巴的心,在将要麻木的那一瞬,又恢复了记忆。
  秋的风,有些冷。

  依旧是削瘦而冷漠的身影,只是身影又多了位别人,那抹白色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那位“别人”的手上,相同的位置,相同的颜色,却不同的手。
  一周前,同样的记号,在林木本的手上,应该也出现过吧。那现在呢?出现在谁手上呢?是在他手上吗?应该是她吧,嗯,应该是她。
  林木本憔悴地笑了笑。

  “真的断了。”林木本游荡在校园里,“再也连不起来了,所有。”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记号。
  新的痛,新的疼。可悲又可笑,自己死脑筋。
  “你,如愿了,”林木本对菲子说:“你和他,在一起了。”
  “是他先对我说的。”菲子笑嘻嘻地说。
  林木本坐下,呆呆地看着窗外,任时间流逝,没有思绪。
  一秒,一秒,一秒……
  一滴,一滴,一滴……
  不是眼泪。

  NO:5
  来这儿已经一个月了,却还是忘不掉2592000秒前的一切。是啊,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忘记呢?
  林木本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移动,眼前闪过一个招牌,却没有一个像“醉”酒吧那样吸引人。她回到家,站在窗台前,冷风拨开了他的刘海。
  在另一个相隔万里的城市,一个削瘦、冷漠、憔悴的男生独自坐着,手上的颜色,遥相呼应。
  两个颜色,两个含意。
  同样的颜色,同样的含意,同样的经历,或许,也会有同样的结局吧。
  两个人,两个地方,同一颗星望着。听不到任何声音,安静得有些冷。
  心不再痛,思念像种在淮北的枳,又像滴在纸上的墨水,一点一点蚕食那两颗皱巴巴的、已经麻木了的心。所有的味道都随着南与北的变化而失去原来的味道,只有手指上的印记还闪着原来的光,不曾改变。

  呆呆地望着她曾经坐着的位置,想着她现在的生活。
  “她应该,过得很好吧,现在。”萧员哲小声问。
  “嗯。”菲子轻轻地点头。
  萧员哲把头转向了窗外,左边的手紧握着。
  “还喜欢他吗?”
  或许喜欢,或许不喜欢,但已经不重要了。城市的夜空隔着千山万水,原本可以断的藤蔓,吸干了所有的养料,只能用几片已经枯萎的叶子来维持现有的时光。
  好冷,好苦,还有点酸,像枳。

  NO:6
  五月二十四日,她的公历,他的农历。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事件,不同的地点。

  林木本慢慢睁开眼睛,又看到了这个世界。“还是忘不掉啊!”她喃喃地说。

  “你……”菲子睁大的眼睛慢慢收缩,又或是无奈地咧开了嘴角,“还是回来了。”
  “嗯,”林木本笑着点点头,“最后还是回来了。”
  “你,现在,”语气越发轻了,“还喜欢……他吗?”
  “嗯……大概,不喜欢了吧。”林木本望着远处那群踢球的人说。
  “真的……不喜欢了吗?”
  “……大概是真的吧。”林木本点头。只是一个球而已,干嘛那么在意?自己只是个不会踢球的观众,只有队员在意球在哪里。
  “啊?”
  没什么,走吧,我饿了,找些东西吃吧。
  “嗯。”
  对啊,自己只是个不会踢球的观众,没必要在意球在哪里,可自己真的不在意吗?“不在意”三个字居然这么轻松地说出口,好虚伪。

  笑从脸上落下。
  断了,这次真的,真的连不上了。

  NO:7
  “醉”酒吧。
  依旧是暗橙色,依旧是“海特”,只是少了份暧昧。

  “还喜欢他吗?”
  “……”
  “真的?”
  “……”
  “他出事了。”
  “……”
  “五月二十四日。”
  “……”
  “他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