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四月

的空间
作者: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1-07-26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嫩江之湄,雅鲁河入河口之滨。
  由于江水和河水的长年冲刷,淤泥经久的积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就诞生了一块平原。在飘然如袂的长长的嫩江江左,有一个圆圆的如宝石般的江心岛屿,岛上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如棋盘般的村落,在村落的南端有一个用阀子土块垒成的长方形的草房。
  四月就生活在这个草房之中。
  四月今年刚刚7岁。她的命运是多舛的,她如春天的草儿,在冰雪中孕育,在春风里生长。她的妈妈在生她以后,不知为什么,得了一种病,不能下地里劳动。她的爸爸为了维持生计,长年在外打工,只有过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家呆上几天。然后,又如赶集一样,匆匆的走了。
  四月末的天儿真的美到了极致。四月倚靠在老榆树旁,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江上秀丽的景色。春天的暖阳柔柔地照着她羸弱的身躯。她靠的老榆树犹如一位经历沧桑的老人,翘首望着远方。江心上不时飘过一两只往来捕鱼的渔船,早晨该是出鱼的时候。她见到四舅的渔船载着江鱼回来,不用说,四舅就会隔着江边的江柳向她喊,告诉她去取鱼。
  江草已经长高了,碧绿一片,像春天里的麦子,齐刷刷地站在那里。江心波光闪烁,把太阳的光辉反射回来,就像四舅打的江鱼一样,鳞光流彩,煞是好看。
  四月每天早晨都要呆呆地看上一阵江心的风景。不一会儿,她的邻居家的孩子就蹦跳地上学去了。她露出了羡慕的目光。妈妈答应她,今年的秋天就给她报名上学。她幻想着她上学该是什么样子。她最羡慕邻居的容儿,她看她围的粉色的围巾,还有那漂亮的小书包,这些她也应该有的。
  四月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从来不向妈妈提起她喜欢什么,因为她的家境很不宽裕,妈妈每天都要吃药。爸爸每次回来都是唉声叹气的,她过早地被愁云笼罩,知道了生活的艰辛。
  岛子的春天很热闹,家里后园的杏树、李子树和桃树竞相绽放着花朵,满院子飘着被春风吹落的花瓣。这种颜色和容儿披戴的围巾是一样的。她喜欢在花树下看着花儿。她不知道为什么年年的春天花儿都会盛开。是什么人告诉它开的呢,是不是有一个人能掌握着花儿的命运。她要去找他,要他把自己变成最美的花儿,开在灿烂的花海中,让妈妈看着自己笑,除去妈妈的痛苦,给全家带来好运,也给她一个如花一般的命运。
  岛子上热闹的还有一件事。容儿的二姨家开了一个小酒馆,每天上岛子来旅游的人儿很多,他们早晨来,晚上走,像赶集一样。这几天人很多,容儿的二姨就和四月说,让她帮着去挖柳蒿芽。客人春天的时候最爱吃新鲜的柳蒿芽和用柳蒿芽炖的江鱼,还答应她每斤付10元钱。
  四月和妈妈说,妈妈点头应允,告诉她去村西北角的二穷湾去挖,那里的柳蒿芽最多。
  四月在村子里是有名的大眼睛,她除了长的好看之外,还有一个绰号叫千家眼。她的眼力比其他同龄孩子的眼力都强,天生的一副好眼力。有一次妈妈做活的针掉在地上,怎么也找不着,四月笑着说:“那不是吗。”下地就拾起了。
  四月挎着篮子去了二穷湾挖柳蒿芽。
  她蹦着跳着,唱着妈妈教给她的歌。一边走一边追着春日里翩飞的蝴蝶,她的小辫一会儿被风吹起,又一会儿又像柳丝一样缠绕在她的脖梗上。
  她就喜欢在春天里去江边玩。她去江堤上拣贝壳,光着脚丫在细腻的沙子上踩踏。还和容儿在江柳丛中捉迷藏,咯咯地笑声传到了江上。她还喜欢采一些春天里不知名字的野花,把它们编成一个小小的花环,斜着戴在头上。有时,还把辫子打开,把各种颜色的小花夹在头发当中编成一个“花瓣”。回家后,她偷偷的藏在门后,慢慢地把头探进门里,给妈妈一个惊喜。看见妈妈欢喜的笑容,四月的内心美极了。因为她平时只能看见妈妈的病容和听见妈妈痛苦的呻吟。
  她沿着村子的江柳边上不停地采集着。今年的柳蒿芽真的茂密呵!比往年多了几成。柳蒿芽像一朵朵马莲花儿,静静的斜倚在江柳旁,一丛丛,一片片,如天上的云朵一样多。又像江心上涌起的波浪,采完了一堆,另一堆又涌了上来。她的小手飞快地采着,手上被绿色的柳蒿汁浸染了手指,她的小手指头变成了黑色,像在泥浆里打了个滚儿。柳蒿芽的香叶熏染着她,她很愿意闻这种清新的味道,像她家园子里种的薰衣草,又像妈妈身上的香味。她边采边吸噏着鼻孔,生怕这种香味逃跑了。
  一会儿的功夫,她挎的篮子就满满的,她算着该有四、五斤的模样,惦量着要卖给容儿的二姨,该是多少钱呢。她想到了邻家女孩头上戴着的粉红色的围巾,想到了她身上背着的好看的书包。她咽了口唾液。想到了那条围巾戴在自己头上该有多么好看,衬着她圆圆的大眼睛,她会像戴着“花瓣”一样,慢慢地把头探进去,准会吓妈妈一跳,妈妈说不上会笑得多么好看呢。她多么喜欢看妈妈欢快的样子啊,每年,只有春节时,爸爸回家,妈妈才会笑的那么好看。
  四月想着想着,竟然倚着篮子睡着了。
  一觉醒来,四月发觉该回家去吃饭了。她挎着篮子,从江堤的草丛中走着。隔的远远地,她发现在草丛里有一件东西在闪烁。凭着她的眼力,她知道,那件东西是确实存在的,而且不是一般的东西。它在草丛中闪闪发光,就像晚间落日时江水闪动金色波光的样子。她变换了一个角度,发现光愈加耀眼。她想是不是遇到了像电影中看到的闪光的宝贝。
  她小心地向草丛走去,她呆住了。这是什么啊,像自己的小辫一样如铁丝般纤细的东西。她马上拣了起来,拿在手里看,像是铜的颜色,是一条链子,一条黄色的链子。
  四月把这玩艺小心翼翼的放进兜里,挎着篮子迅速地往家走去。隔得很远,她就看见了家里园子里像老爷爷一样望着远方的老榆树。
  “妈妈,你看我今天拣到了什么?”
  妈妈弓着腰,艰难地做着饭,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像风儿一样刮进来的四月。
  妈妈嗔怪地说“四月,你不是挖柳蒿芽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妈妈,我挖够了就回来了。”四月说。
  “你怎么不送到容儿的二姨那里去啊,拿回来做什么,不嫌费事吗?”显然妈妈的话里露出了责备的意思。
  四月急忙分辨:“妈妈,我拣到了一样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就急忙回来了。”
  四月说完就把拣到的东西递给了妈妈。
  妈妈拿在手里,眼睛顿时怔住了。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终于肯定地说:“是金项链!”

上一篇:开学那些事儿 下一篇:东郭先生新编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