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我还不急着长大

的空间
作者: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1-07-26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那是跟阿布在一起的时候。刚下过雨,树皮潮软,空气温润。城市心平气和地蛰伏如同树皮里蛰伏的大蜘蛛。阿布捉了蜘蛛来玩,我觉得那个蜘蛛的腹甲真像什么人的脸。
  阿布看着我的眼睛。眼神里有一丝一丝单薄的快乐。他问我说,音柏会不会喜欢它?
  我说我们去看看她好了。
  音柏的教室那时确乎是空荡荡的。轻音乐缓缓地流动,空气纯净而透明。窗户里吹进来深秋还有点浮躁的风,附带不眠不休的蝉声。我拾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音柏的名字。音柏。我想你,音柏。你在哪儿呢?
  “干什么呢你?”阿布愠怒的声音传过来。
  阿布坐在音柏的座位上,用左手或者右手支撑着他的大脑袋,手上盘踞着一只蜘蛛。他仔细地用目光抚摸着音柏的本子和书,跟着广播的歌调轻声哼着。我一个一个地揉碎黑板上的字迹,然后把粉笔灰扬起来……
  “坏小孩!”阿布怪叫,却分明是带着笑音的。
  粉笔灰落尽的时候我把一串数字抄在手心上给阿布看,我说阿布,粉笔灰很柔软,落到眼睛里也不会疼。
  阿布笑得趴在桌子上了。那时窗口正好划过一个什么东西,阿布从窗口探出大半个身子一看,转回来笑得更厉害了:维维,是苹果!
  我说阿布,你知道苹果突然下落代表什么吗?两个字,惊喜。
  他不置可否,不晓得心里想了什么。说起来阿布啊,倒是蛮可爱的家伙,但现在没时间说他了。
  还是说说小木吧。
  有一天维维问小木,我们去流浪好不好?顺着路一直一直往前走,或者背着画夹浪迹天涯……
  小木说,那样你会撞到墙上。
  维维抬起脸,用十指切割着阳光。我们可以面对着那里走啊!
  小木忍无可忍地开始微笑了。
  我一直都想做一个流浪艺人。在街头的拐角拉琴,在每个人的眸子里夺取一片琐碎的灵魂然后拼合成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挂在脖颈上心口上,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地发出类似风铃的声音。此起彼落,敲叩着某一阵风的翅膀或者别的什么。我总是在这样的声音里独自剪辑记忆的碎片并且变得悲哀。大概是因为我遇到小木,所以才开始伤感
  听上去没什么逻辑关系,不过悲哀是真的。
  小木有一个漂亮的背影,走路的姿势像是脆弱而洁白的一张纸,偶尔把沉默的眸子投给远方不断翻滚的云彩。小木有很清澈的眼睛,笑起来的样子像个安静的孩子。
  是谁说天地间有太多我们记不得的事?我还记得某一个神清气爽的清晨小木干净的微笑。璀璨得凋零了整个世纪的阳光。无端地印象深刻是很神奇的,以至于现在我走在路上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双眼睛。然后回头看却只有被路灯拉长的一段影子趴在地上。颤颤巍巍。
  隐约听到什么人说,小木是个好孩子。
  我第一次见到小木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叫Echo,你也可以叫我幼微。然后他转身,我悻悻然地独自走开。这个镜头无数次地在我的梦里出现过,这仿佛不是我的世界,我看到他和别的人笑得好开心,然后我再向后退,戏剧性地背对黑暗面朝光明。然后我就原地坐下了,躲得远远的。我害怕黑,还害怕人。
  我倒是很喜欢跟小木胡搅蛮缠。开始我叫他小木姐姐。我跟他说,那样嚎他的名字也感觉很别扭,就好像非要搞清楚小木为什么叫小木一样,但是小木是确实以小木的形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搞不清为什么小木非要以这种形式来存在,然后我要用另一种形式来确认小木的存在,这种形式可以是很混乱也可以很清晰,然后连贯成一个循环,最明晰的遇上最混乱的……
  小木说我是个思维混乱的孩子,还说我是幻想儿童。我争不过他。
  不可思议的世界。
  也许有那么一天是和小木还有阿布在一起的。很好的阳光,穿过密层层的云朵降落下来。
  那么一个瞬间我突然抬头看见他们的脸,都浸泡在稠暖的阳光里。灰色校服的质地细密,完美的兜住细细的针一般的阳光,耀眼的白色,亮晃晃的,直刺到我眼睛里。我闭上眼睛,手上就划过去两道细长的水迹。他们站在不远的地方说笑,青春的身体和面孔竖在那里,祥和而且让人安心。
  有风吹过我的头发,阿布一眼看过来就笑了,对小木说,我想起来老万上课给我们讲的笑话了,一狐狸,走啊走,走一段就把腰上的绳子紧一紧,剪掉一截……
  我的思想突然就飞出去了。为什么要把自己绑得那么紧?因为朋友?因为世俗的羁绊?然后便想到美丽的小王子,还有小王子的玫瑰。玫瑰。我折了一下路边的玫瑰茎,他们刺还没长硬呢。我说不是,不是你。
  玫瑰盛开的影像突然灌入我的头脑,我更觉得恍惚了。那么一转念,就想起从前,以及深不可测的将来。
  阿布喊过来,维维,走啦!
  恩。好的。
  生活一直平静得很清澈。
  一年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考试,放假,然后再开学。
  新一个学期很不怎么样,开始就有腐败的落寞的迹象。音柏在第二个月病了,阿布撑了没几天也病了。我开始独自行走,走得伤痕累累——我都习惯了跟阿布在一起,前面有坑啦,石头啦,他会大声嚷着维维你注意看着路!
  班里所有的人开始孤立我。我这才知道原来是介于阿布的淫威她们才不当面骂我。我觉得很悲哀。跟她们骂街是多么丢份的事情,我不会。所以我就安静地等着,她们骂累了,坐回去,然后我走。
  那天晚上的梦无端地瑰丽。好像满满的都是血,流过来流过去的又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横尸遍野。我突然好像听到阿布的声音了,他说维维,北京下雨了,很大的雨。
  我是哭着醒来的。我看到天空像蓝缎子一样,上面晶莹的星星安静地滚动出水钻的光芒,漂亮极了。于是我拿出我的速写本想画阿布的样子,可是什么都画不出来。我的脑袋空空的,爬满了蛛丝马迹的想念。于是扔了笔去睡觉。大概睁着眼睛躺了半分钟,我又拿着水笔大大地涂上一行字:阿布,我想你,很。
  那一夜终于还是睡着了,睡得很踏实。
  第二天早上醒来就穿了一件有很大口袋的衣服去学校。我想给小木画一张画,免得像晚上那样,像忘了阿布那样也忘了他的样子。我把所有的彩色铅笔装在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还很沉,不过我心里很踏实。放学的时候我窝在一栋废弃的楼上等着小木走过去,然后画他的背影,我等了好久。

上一篇:学校陷落 下一篇:开学那些事儿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