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文学 > 文章内容

学校陷落

的空间
作者: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1-07-26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这是多么平常的一天啊,白云静静地睡在空中,刘安全傻傻的站在讲台上,彭戴南直直地盯着小白兔……高一的生活波澜不惊的流淌。
  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正在黑板上写字的刘安全扔下粉笔,咐坐在门边的彭戴南开门。
  彭戴南说:“宫保鸡丁。”这是进教室门的必备口令,可门外半天没有回答。刘安全停止讲课,大家也暂停了娱乐活动,齐刷刷的盯着教室前门。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教室门像导弹一般飞了起来,以雷霆万钧之势横越过讲台,并砸过教室另一边的窗玻璃掉了下去。教室里慌乱起来,大家惊恐德注视着已经没有门的前门,想知道是谁的脚力如此牛逼。灰尘散去后,只见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头戴黑丝袜,身穿防弹背心,脚蹬皮靴,正拿着AK-47对着彭戴南的脑袋。这是怎么回事?同学们疑惑了。前段时间,国内流行菜刀屠杀幼儿园,难道是这种事叶升级成****横扫高中生了?
  这时,另一个男子从门外走进来,他清了清嗓子,说:“同学们不要慌张,我们是恐怖分子。我们来你们学校的目的,不过是想向社会为我们的组织做一个宣传……”
  恐怖分子看见班长举起了手,便停下了讲话,说:“你有什么要说的?”
  班长“腾”地一下站起来,“叔叔您好,请问你们想做怎样的宣传呢?”
  恐怖分子说:“请坐。这位同学的问题非常好……”说着拿起讲台上刘安全的茶杯喝了一口,顺便用余光扫视着讲台下的全体听众。
  像发生什么似的,他的目光停在小白兔身上,慢慢地,嘴角浮出一寸涨潮似的微笑。
  “这位穿白衣服的小妹妹,跟我出去一下。”恐怖分子指着小白兔,“对,就是你。”
  小白兔满脸疑惑,不知所措的站起来,恐怖分子说:“放心。小妹妹,不要慌张。和叔叔出去下。”然后他走过去,牵起她的手,那动作就像爸爸拉着女儿,大踏步走出了教室。
  而此时,门口持枪的那位大概也没弄明白自己的同伴要干什么,他把头转向门外,目光向某个方向无尽的延伸——
  突然,“砰”地一声,持枪的恐怖哥倒下了。原来是怒火中烧的彭戴南抄起一本字典敲在了他头上。恐怖哥无力的翻着白眼,同学们都围过去好奇地看他,基本确认了他不幸昏迷的事实。
  彭戴南完成这一壮举后,就冲出了教室。至于他干什么去了,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他心爱的小白兔了。当他消失在大家的视野几秒钟之后,刘安全笨拙的从讲台下边钻了出来,抖抖身上的灰尘,喝了口茶,对着混乱中的教室说:“同学们不要慌张。请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做好。嗯,我们……继续上课。”
  话音刚落,一只鞋子飞了过来,画着完美的弧线击中了刘安全的肥脸蛋。同时屁眼哥高亢的嗓音响起:“上你妈!大家快点跑!”随即带头一蹦一跳地冲上了讲台,捡起自己的鞋子,像一架喷射机一样飞出了教室。按常理说,同学们本应紧跟着屁眼哥的脚步洪水般地涌出去了。可大家分明感到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这是什么味道呢?我想,它已经超越了语言所能表达的范围。在这种气味包围下的教室,每个人都产生了一种深深地无力感,刘安全神色恍惚,然后就像死去的大象一般“咚”地倒在了讲台上。
  “是屁眼哥的脚气!”张其用尽全力喊了一句,“快跑!”
  我终于意识到了,跌跌撞撞地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了教室——啊,世界真美好。扶着墙大口大口地喘气,头脑也渐渐清醒了,环视四周,只见张其和萎哥也跑了出来,其余的人…..大概暂时进入浅睡眠了吧。
  又缓了一会儿,身体终于恢复了百分之八十的活力,屁眼哥的脚气真是太恐怖了,比恐怖分子可强多了。
  “我们去哪儿呢?”张其问。
  看看周围的其他教室,全都空无一人了。黑板上残留着未完成的板书,桌上有课本杂志什么的摊开着,还有psp万艾可盒子之类的……根本没有混乱迹象,一切都安静得像黄昏的水族馆。仿佛一层薄雾渗进来,所有人就轻轻地消失了。教学楼空洞而死寂,如同被盗的古墓。
  怎么办呢?
  楼道里嘶哑的喇叭突然放起了运动员进行曲,让我觉得其他人都去做课间操了,而我们三人不过是偸留下来以便于和女人发生亲密动作。不一会儿,喇叭里传出了亲切的男中音,“同学们好,请大家到操场集合。我是恐怖分子。请大家在三分钟之内赶到,不然我们将采取欠友好行动。”
  这段话重复了三遍,欢快的运动员进行曲再次成为主流。萎哥说了句:“教学楼里没有人。”
  张其望了望操场,“操场上也没人。”
  我说:“人去哪儿了呢?”
  “不见啦。不见啦。不见啦。”一只大白鸟低空盘旋,发出这样的叫声。
  人去哪儿了呢?恐怖分子,小白兔,彭戴南和屁眼哥,他们都去哪儿了呢?难道像春天一样,到小朋友的眼睛里了吗?
  “先上个厕所再说。”萎哥说着就进去了。
  我和张其停在外面等他,里面的对话飘了出来。
  “是…是萎哥?”
  “你是…屁眼哥?”
  “快帮帮我…”
  “你这是…”
  我们赶到形势诡异,冲进厕所,看见萎哥正对着一个厕所洞,里边伸出一只人手,原来恐怖片里说的故事在现实中是有来源的。
  我和张其都惊住了,那只手不断地挣扎着扭动着,宛如冬天掉光叶子的枯树枝,在向这世界索要,索要。
  萎哥说:“不要怕,这是屁眼哥。”
  我吃惊的来到洞边,这个黑黑的东只有碗口大小,刚好能容下屁眼哥粗壮的手臂。可是,屁眼哥是怎么进去的呢?他又是怎么呼吸怎么说话的呢?世界像谜一样展开在我的面前。
  “屁眼,别慌。我来救你来了。”我上前拉住他仅有的手,试图让他脱离这光怪陆离的状态。但屁眼哥的手异常的寒冷,还有一股磁铁般的引力钳住我的手,这让我根本使不上劲。更何况,把屁眼哥从这么小一个洞口拖出来,明显是违背自然物理常识的,即使这一刻的世界早已不存在什么狗屁常识了。

上一篇:未成熟的苹果 下一篇:我还不急着长大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