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散文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

《三十年前的夜并不属于我》第五节完

张奇愈的空间
作者:张奇愈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5-08-26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他从A餐厅走了出来,回到那熟悉的旅馆,看看自家睡的那一条白绸的被子,几天了,被上有一种奇怪的臭气。这一间房间也不很大,两小间房组合了一个整体。房中挂着一盏亮度大的白炽灯,床头边上摆着了一个烟灰缸,两只杯子。他倒了一杯茶,喝了之后,就踉踉跄跄的走到房外去。他刚开了门,却好对面的房间有一位美女也推开了门。他就向她打招呼说:

“你!你好!” 她点了一点头,笑微微的回答说: “你好呀!你也住这里吗?” “嗯,是的。你要去哪里吗?” “我想去C路,可是对这个地方不太熟悉。你有时间吗?能否带我去一下!” 他激动且兴奋地说: “有!有!……”

她就跟了他一同出了门去。她的大眼睛又圆又俏,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陪她出来,好像他只是个随从。逛了东店逛西店,最主要的是,都是女人的东西(护肤品,脸膜,口红等等。)更加烦恼的是远近有许多歌唱的声音,大笑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来。对于这个女人来说,他是领教了! 逛了一下午,他们回到了住处。一想到这个漫长的下午,他对那女孩所有的举动,面上发起烧来。他问那女孩说:

“这是你们女人天生所需要的么?”

女孩笑着说:

“是的。” “你们女人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能够养得起自己的男人!” 他更加无语了!话没说,直接关了门,走了出去。 白天繁华的一切都随着夜幕的拉下沉淀出些许难得的安静。路旁落下的枯叶随着风沿着马路时断时续的滚动。北风,路灯,偶尔疾驶而过的汽笛声:似乎无处不弥漫着夜的味道。到处灯火辉煌,车水马龙,空气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高楼拔地而起,整齐如一。熙熙攘攘的人群,神色匆匆。 他摸了摸了兜,拿出手机看,已是十一点半多了。想想白天的事情看,他又不得不痛骂自己。

“我怎么会遇上那样的人呢?难道一生中另一半再也难求?我所求的爱情,大约是求不到的了。没有爱情的人生,岂不同死灰一样吗?唉,所谓缘分,我苦志在等 ,时间憋着自己一天比一天的愚昧。我知道我选择你的同时同时你也在选择我。 爱与被爱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求得到心灵的那份宁静。”

想到这里,他的眼泪就连连续续的滴了下来。他那死灰的面色,竟同死人般一样。他也不举起手来搽搽眼泪,路灯照射到他的面上,两条泪线,像早晨花瓣上的露水。他回转头来看看他自家的又瘦又长的影子,就觉得心痛起来。

“海到天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总在寻寻觅觅风雨后孤单入梦,让那往事悠悠在心中隐隐作痛。曾经年少不识愁的我放开了你的手,却成为我漂泊以后一生牵挂的理由。多梦的青春,多梦的忧愁...........”

很多时间过去了。很多人,充当了这个世界的过客。只是三十年前的月亮仍旧和如今一模一样。城市的街道两旁,来来往往的人们插肩而过,却没有一个踩出一些较深的印迹。等到回头才发现时,走过的路一片杂草丛生。二十六载,不多不少,不少不多,却足够我,把眉头皱成川字,让湍急的青春从中流过。一路走来的时候,我经常笑自己,也笑尘世,一半孤独,一半沉睡。一眨眼人生慢慢逝去了些许,而到如今,我依然两手空空。

“不知道为什么?我学会了冷漠,也许是环境的影响吧!有时我感觉到很无语,只有一笑而过,不这样我还可以做什么?我的生活方式也许不适合他们,我感觉自己老爱使别人生气。最近由于工作的事,很多人已经对我生了气,认为我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其实我内心的孤独又有谁知道呢?又有谁真正知道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无奈,多么的需要一个人来关心,但是这人又在何方呢?”

他一边走着,一边尽在那里自伤自悼的想这些伤心的话。走了一会儿,他立住了脚,大声长叹,便断续地说:

“多少男儿红颜下,负尽一生二十年。”

“多少佳人豪门中,粉妆殆尽已珠黄。”

“只希望在我最美丽的时候,你能悄悄地出现!”

上一篇:《三十年前的夜并不属于我》第四节 下一篇:没有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