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散文 > 文章内容

零星几树梧桐,淡淡几重乡愁

校园文学网的空间
作者:校园文学网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网络 时间:2010-10-07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梧桐是一种富有诗意的树,校园里因有了它而诗意盎然。记得去年深秋的一个周末下午,把疏远了一周的儿子带到校园,当时梧桐叶落得满园都是,清洁工刚扫起前一层,后一层又席卷而来。满地黄叶,把校园装点得秋味十足。自古以来就有“一叶落而天下知秋”、“春女愁,秋士悲”的说法,我虽非“秋士”,但面对此景,也不禁悲从衷来。于是拾起一片旋到脚前的桐叶,很大,青黄相杂,脉胳尚且饱满,一时兴起,我把左手的五个手指靠在它的五个角上,颇有些发现似地问儿子:“你看这树叶像什么?”

   儿子见我拿着树叶问他,也好奇地捡起一片桐叶,思索着。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我便心痛地提示他——把一只左手完全贴在树叶上,放在右手上递到他的面前。这时他的黑眼睛闪闪一亮,扬起满是稚气的脸,高兴地对我说:“这不是天上落下的星星吗?你看它的角,多像星星呀?”

   听到这里,我先是一愣,没想到他没有顺着我提示的思路去思考,接着便是一惊——他的比喻多么地形象生动,接着更是一喜——他的想像多么富有诗意。与成年后灰色的我相比,他眼中的世界多么绚丽多彩。他的话,把我钉在地上好一阵思索,直到他跑到面前。他蹲在地上,捏着叶柄,拾着桐叶,嘴里还不停地念着自已改写的儿歌:“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无数小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满树都是小星星,挂在树上放光明,满树都是小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地都是小星星,落在地上放光明,满地都是小眼睛。”

   和儿子在一起,他总能给我许多意外的惊喜。就在到校园的几分钟之内,他就造了一个生动而有趣的比喻句,还改写了一首很不错的童谣。应当说这都是梧桐带给他的灵感。后来,我就把我们那天的对话写成了一首名叫《梧桐叶》的小诗:
把手   按在树叶上

我告诉三岁的儿子:

这树叶   是树

落下的手掌


儿子把它举过头顶   看着棱角 

告诉三十岁的爸爸:

这是一颗星星

来自天堂


   笔落没有惊风雨,诗成也未泣鬼神,但着实把我和办公室的同事感动了好一阵子。实际上,在我和儿子这一般大小的时候,也就开始关注过这种特殊的树了。记得当时在我们家的后一排,有位姓马的邻居,按风俗我们应叫二姑爷。当时他家的院子里就有一棵有脸盆粗挺拔的梧桐树,修剪的方式与其他树木不大相同,树皮剥落处,青绿色深浅不一,而没有剥落的地方,像是将要愈合的伤口,让人觉得树的每一丝成长都要经历一次痛彻心扉的剧痛。当时之所以注意到这棵树,是因为二姑爷在一次酒后和二姑吵架,说了大话,气走了二姑,扔了三个和我一般大小的孩子,好几个月不回家。那天我们在他家的院子里玩,他又醉酒,他拿着一根细长的铅丝恶狠狠地说:“等她回来,我非用这根铅丝把她绑在这棵树上。”后来二姑还是回来了,倒没见二姑爷把她绑在树上,却是低三下四地像二姑说好话,只差没让二姑把他绑在树上。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记得不甚明了,但那棵树,却在我的记忆里生了根。

   读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校园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有成排成排的梧桐树。当时觉得校园里栽上它们的好处就是能得枝繁叶茂,夏天好乘凉避暑,对它的其他用途识之甚少。只到上了高二高三,到了人生成长的旺季,人也变得好学而又敏感,充满了强烈的索取欲望,于是,在一个雪后的冬天下午,看着那修剪过的冬梧桐上一根根笔直伸向天空的枝条,我忽然想到那岂不是我,正向上天用力地索取我想得到的一切吗?知识、友情、甚至朦胧的爱情……当年的血气方刚,也许只有雪地里那些落尽了树叶的枝条才能表达得淋漓尽致。也许正是当年的比喻,影响了自己后来的思维,以致十几年后和儿子对话时,还把梧桐叶比作树落下的手掌。
   求学在外,常常能看到许多城市里都会有梧桐的身影。在许多的城市里,南京的梧桐给我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有人说南京适合一个文人居住,听到这话,我总会固执地认为这是因为那些梧桐。应当说南京的许多道路上的梧桐长得很有气势,这里就是用“气氛”这个词也很好。那些高大蓊郁的梧桐让南京具有诗意和古意,符合六朝古都的美誉,行在树下,盛夏的“火炉”也并不让人觉得炎酷,倒滋生出凉丝丝的怀古之幽情。谢家之宝树的谢玄,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燕子,千寻沉江的铁锁,夜深还过女墙来的旧月,烟胧寒水月胧纱的秦淮,隔江还唱《后庭花》的歌女,长桥水谢的八艳,鸡鸣寺清晨的钟声,栖霞山离奇的传说,驱除达虏恢复中华的先驱,朱自清笔下的灯光浆影……这一切,如今安在哉?叶落无语,被风卷走,一如往事。

   真正静下心来看梧桐却是在工作之后。校园里梧桐很多,好几百棵,从南到北主干道两侧,相依成林,科技楼前一排最为壮观,看样子每棵树至少都要在八十年以上,有的粗树,一个人无法抱过来。再向东,操场上,南面与东面各一排新植的桐树,十几年树龄的样子,干壮枝少,和新建的塑胶操场配合得很完美,富有朝气,恰能给爱好运动的师生以一催股人奋进的力量。

   四五排树,在四时交替的季节里,把校园装扮得多姿多彩。春天,在一个个灰褐色的芽包里,甚至在你还没来得及细看时,在你匆匆赶赴教室的瞬间,当你在树下背诵一篇古文的当儿,在你和室友赶回宿舍的路上高谈阔论的时候,那一丛丛毛茸茸的星状叶片,已散成满天鹅黄的小星星,如果同学再被几道数学公式物理难题绊得分不开神,那鹅黄色的小星星便会迅速地变成绿色的小手掌。在你抬头的时候,不由让你大吃一惊,这时你方发觉春已过半。走出教室,到树下,树影阳光落在身上,春的柔美没有比此时再易体会。夏日炎炎,体育老师要是把学生们喜爱的体育课上成室内课,学生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他们总会振振有词地说:“到梧桐树下上。”于是你会在夏日里看到在树荫里上体育课的情景。头顶一个天然的绿色凉棚,棚下自是挥汗如雨的矫健少年。暑期一过,校园桐叶因变黄而显得沉重,这时候,树叶就会零星地落到水泥地上。早晚时分,晨钟暮铃里,它们安静得像静水上的一页扁舟。因为形状和颜色的缘故,远看,那灰色水泥地上的树叶便真如小儿所言,像天河里“闪闪发光的小星星”。霜降时,千万不要眨眼,看清那些树叶如何渐渐变黄变重又变轻。等风一到,一两天,不需多日,树上就只剩下圆形的深色果实了。我们小时管那果实叫球,常常恶作剧地弄碎它扔到同伴的脖子里。晚上,就把球在煤油里浸透,点上火,在晒场上用脚踢。算起来,那就是我们童年的足球。树上剩下球,树下就剩下清洁工沙沙沙沙的扫树叶的声音了。她们往往要扫上好几天,才能把那些铺天盖地的树叶扫净。从美观的角度来讲,应让桐叶在校园里呆上一个星期以后再扫,让师生们赏足了秋意之后,再把它们装进口袋,这样也好让落叶把自已的余热发挥殆尽。秋尽看树,老干顶着修剪后的几根疏枝,很是精神。那天我从树下经过,脚前落下一段枯枝,有小拇指那么粗。听那枯枝和小泥路面发出的清脆声,与那枯枝应有的重量极不相衬,于是弯腰捡起枯枝。拿在手里,只觉得轻得异常,两手轻轻一折,断处竟藏匿一只越冬的虫子,温暖而淡红的皮肤,真让人觉得可爱。它的身上还有一根根黄色的长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知道那是树上一种极厉害的毛虫,碰不得。在它的两头,便是它为藏身而造的白色茧壁。原来它是钻进树枝中缝,让之枯死,在两头作茧,以便自已越冬,真是机关算尽啊。夏天害人冬天害树,带着对它的厌恶,我后来把这件事敷衍成一篇名叫《自已恰是脆弱的地方》的小散文,借之抒发些人生的思考。

   一路走一路看,不知不觉,已到而立之年,细想来,这三十年间,梧桐与我可谓多矣,而我与梧桐,不能不说很少,除些许关注还有何物?好在它不慕回报,能让我稍得宽慰,这种精神,与我们从事的教师一职,多么相似!诚如小儿所言,桐叶如星,但不论是恒星还是流星,都曾闪耀于我的天庭,也必将照亮我的前程.

上一篇:竹 - 一篇淡雅的散文 下一篇:美_抒情性散文_校园文学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更多关于零星几树梧桐,淡淡几重乡愁的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投稿

随机推荐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