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校园散文 > 文章内容

春江水暖鸭先知

校园文学网的空间
作者:校园文学网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网络 时间:2010-10-07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在宁静的校园里呆久了,从早到晚,由一年到数年,不名所以会觉得自已也变得像呆子一样,对外界变幻似乎越来越麻木,因此,总会更多地在意身边变化多端的事物,而我总把眼光集中到校园里那条多变的小河上。

   我已不止一次地写到校园里那条并不出众的小河了,它有点像一潭死水,但它在我的眼里,却与众不同,虽然不大,水也不见流动不见清澈,也无荷无菱点缀,却能给我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乐趣。因此,我常常从它的边上走过,只为多看它几眼,看它的水光潋滟,看它的水平如镜,看它的冰冻三尺,看它的春暖冰释……

   古人说:仁者爱山,智者乐水。而我既非仁者也非智者,却也爱山乐水,细想来,只是因为对自然怀有一份难舍的情怀罢了。正因为如此,有时倒对人世显得有些不以为意,没有人知道自然界的山山水水能带给我多少意想不到的惊喜。

   曾亲眼见到小刘从中钗上一条两斤来重的鲤鱼,曾看到一个年迈的老人在河边用带着两个鱼钩的钓竿钓鱼,也曾看到河里布满载着捕虾网兜的白色泡沫……有这些也就够了,它们总能唤起我儿时的回忆。

   在那平静的水面之下,竟然会有一个生动活泼的鱼虾世界。这对于童年充满强烈好奇心的我来说,无异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于是,我也会在大清早跑到镇东,在浓雾里用准备好的菜刀筏倒两米来高的青竹做鱼竿,母亲问起菜刀的缺口我只好装作不知;我也会外出钓鱼而三顿饭不吃,到家几乎晕倒,用妈妈的话说“脸像黄纸一样”;我也曾在烈日下钓虾,结果却钓上一条一尺来长的大蛇……

   童年的我几乎是在水边度过的。只到我上初中,这个毛病才有点收敛,到高中就只好忍痛割爱,而现在,只好借远观激起回忆聊以度日了,但看看也足以心慰。前些日子又过河边,当时正是寒冬,水虽然没有结冰,但想来也足够地冷,当时水寒砭骨,我袖手缩头从那桥上走过,居然看到远处深色的水面上有什么东西在移动。粗一看以为是树叶,烈风早把枯叶一卷而光,不可能是树叶呀,那会是什么呢?停下慢行的脚步,眯起近视不浅的小眼,呵,那竟然是只鸭子,很明显是一只出生不久的鸭子。它兀自在水上游着,一动一动很快活的样子,我仿佛听到它的鸣声。这时候,它也好像看到了我,但见我只有一个人,和它一样,形只影单的样子,倒并不吃惊,竟有点同情寒风中的我,又在远处的水面划个圈,一晃一晃地向我游来。春江水暖鸭先知,水尚未暖,哪来先知的鸭子?我一时有些想不通,愣愣地立在桥上,而它却向边上一转,游到边上,竟跳进了水边的一个流水洞里,接着就是边上经过的同事的问候:“怎么呆呆地出神,看什么呢?”

“水面上有只鸭子?”

“鸭子?”

“嗯。”

“哪来的鸭子?”他嘲笑地说,“我看你是呆子。”

   我愣了看半天,才明白他是在取笑我。但想了一想,这个时候对别人说起这个事,又有谁会相信呢?连自已都不相信的事说给别人听,别人怎么会相信?我苦笑着摇摇头,把自己的这个发现带回办公室,但还是忍不住告诉了别人,只好又被别人取笑一番。这时我倒平心静气多了,心想真是实践出真知,但事实总归是事实,不是还有一句“真理总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这一传世格言吗?就让我一人拥有小河的秘密吧,其中冷暖,就让我像那只鸭子一样,自我感知吧。

   于是,我坐在桌边一个人想着心事。那不可能是一只家养的鸭子,一是因为校园中不可能有人养它,再者鸭子一般在春天孵出,此时出现,别人当然不信了。正是这些常识,影响了人们的判断。由此看来,有时候常识是靠不住的。我边想边笑了。这样一来,那它只能是一只野鸭子了。在这么大的校园里出现一只野鸭子并不奇怪。更让我难以释怀是竟然只有一只。如果它没有兄弟姐妹,独自在这个寒冬腊月的天气里出来觅食,怎不让我生出些同情。不知那个流水洞里可有它的父母。我倒希望刚才看到的它是在父母的看护下练习游泳,因此它才那么兴奋。我倒真希望是这样,而不是校园水寒只它知。当然更不希望它来个落霞与孤鹜齐飞。
   在那空阔的水面上又搜觅了好几天,终于有一天天遂人愿,又让我看到了它,可是这一次不是我一人。于是,我惊喜地对身边的同事打眼色,并用手示示意他看远处的水面。冬天的河水显得深沉,像一块温润的宝玉,而它浮在水上,多像一朵黑色的小花,只是有些孤独,没有落霞与之相伴,也无朝辉与之相随,只有我这样一个热心的人铭记它给我带来的感动。一个生动鲜活的小生命在冬水里富有朝气地成长。毫无疑问,此时水里的温度要比水面高出许多,因此,我能从它有游姿读出它的快乐。小时候也曾在寒冬时节为捉一两头小鱼而毅然下水,冻得像一只虾。可是下水之后,却发现水里的水温正适合,倒像这只小小的野鸭子一样,放开手脚地游了起来。那时的我,用我今天成人的眼光看来,也未尝不是一只小小的野鸭子。

“哪来的鸭子呢?”同事觉得不可思议。

而我早已知道自然的奇妙,也就不足为怪,只是淡淡地说:“它不是一只简单的鸭子,而是一只初生的野鸭。”

“哦?”同事先是一惊,又问,“你哪来这些见识?”

  “实际上我前几天就曾一个人看到它。说给别人听,别人也不信。其实只是我们长时间离开了自然,在滚滚红尘里打拼,久而久之,倒把我们敏锐的触角异化罢了。”

我和同事这样说着,他却又立刻惊叫起来:“哎哎哎,怎么又不见了?是不是刚才看到的不是只鸭子?”

  我笑了,只有我知道它到了何处——它属于自然。此时,它或许是因为累了,在那个流水洞里憩息片刻,或许会向它的父母说:“我今天看到了两个人呢。其中一个还是我前几天看到的那个?”    是不是它的父母也会问:“是吗?还能有这等事?”

“不信你瞧瞧去。”

“你不怕人类的猎qiang,我可怕得要命呢。”它的父母会这样说吗?

  想到几年前,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那一年学校把整理了半年的一个课题交给我。当时我租房在外,尚未成家,女朋友和我一起,帮我把桌子搬到阳台上,拿了个小凳坐下,脱去上衣,一干就是几天。当看到十几页的白纸上留下我笔迹,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几个月后,当教委领导特别表扬我们学校的课题时,尤其是把我们学校和其他几所大学校一并表扬时,那种感觉至今想来还会让人热血沸腾。回过头来想一想,当时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与这只在冬水里游泳的初生野鸭有何不同?只是希望它不要去飞翔,就游在水面上,像一只普通的家鸭一样,这样就会避开猎人的猎qiang,像多年后的我这般。但它会安心这样游下去吗?飞翔可是它的本能啊!落霞毕竟还在远方等着它,像我等着它一样。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看到它,也希望将来的它飞翔给能看到它的人们看。

   人在红尘,心却在红尘之上。曾听一首歌如此唱来:我是鱼,一尾鱼。笑一笑,想想也是,我的水岂不就是空气,我是空气里的一尾鱼。水下有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我这尾小鱼自然可以拥有这个世界,只要我想拥有它,就可以拥有它,我会因拥有它而丰富多彩。

  地处平原,见山的机会不多,所以更多的时候倒是把对山的兴趣转移到水上面来了。有时候,为了寻一个露珠,觅一阵雨趣,找一片湿意,我竟会有意把道路走长许多,仿佛这样也就会使人生变长一样。人生也许不会变长,但水却可以使人的智慧变多。如此一来,带来的实际后果却是外人总会以为你在闲庭散步,就连时常和我一同散步的家人,偶尔也会对我的行为颇有微词,责问我为什么要把好好的一条直道走弯,为什么要为到达目的地而绕一个不必要的弯儿,甚至有时候用很专业的话语训导我——两点间距离最短。而我,除了一哂而过,还能说些什么?因为,水,不能教会每一个人以同样的方式思考,正如同生活不能教会每个人以同样的方式生活。正是这样,最终才形成空气里亿万尾不同的小鱼,游来游去,游去游来,有的兴高采烈,有的黯然神伤.

上一篇:你的温柔37℃,不高,不低 下一篇:竹 - 一篇淡雅的散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更多关于春江水暖鸭先知的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投稿

随机推荐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