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心情日记 > 班级故事 > 文章内容

午夜的忧伤

刁刁的空间
作者:刁刁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 时间:2015-01-17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凌晨两点二十分,窗外窜进一阵冷风,将我的身子吹得微微颤颤,牙齿格格作响。冬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天一夜,把屋子淋得飘飘摇摇。我顿住笔,停下小说稿,捂了捂身子,突然感到凉气逼人。风,愈来愈大,我的鼻子凉悠悠的。房间里寂静无声,空气清清冷冷,我的冻得酸红的鼻子,隐隐约约间闻到了一股成熟稻穗的腥甜的味道。这味道熟悉,勾起了我往日忧伤的记忆,伴着窗外的飒飒风声,一阵浓一阵淡,一阵近一阵远。

一九九八年秋。那天,太阳暗淡无光,阴云笼罩着天空,间或飘下几滴零星小雨。我在沧浪河堤上下了车,提着所有的行李、书籍朝家里的小路走去。风,滚过田野,在沧浪河的水面上卷起乌油油的水浪,我的心一片暗沉。我下了河堤,沿着苍白的小路走着,步子沉重不稳,摇晃不定,我感到身子瑟瑟发抖。路边的田野里,一片金灿灿的稻穗低垂着头,风吹得穗头晃晃悠悠,一股时淡时浓的稻香扑鼻而来,我打了个战。我停下脚步,顿了三五分钟,而后丢下手里的东西,越步跑进了收割完稻子的田野里。稻田方方正正,田里堆了几个大小不一的草垛,我瞧准其中一个草垛,然后重重地躺在了上面。草桩子擦着我的脸,桩尖上面挂着的几颗晶莹的露珠,打在脸上凉凉的,有一颗露珠滑进我的嘴里,清甜可口。我随手拾起草垛边掉落的几根死气沉沉的稻穗头子,穗头上谷粒苞满,亮亮晶晶,我摘了几颗谷粒放进嘴里,然后闭上眼,细细美美地嚼着。许久,一阵强风横着吹过,田野里稻穗滚滚而动,发出成片哗哗啦啦的响声。我顿时感到身子冷凄凄的,接着脑子一片混乱,心突突地跳,一缕痛苦的记忆随之窜了上来。

三天前,星期二。太阳活泼,阳光很灿,树叶亮晶晶。我急步走在第五中学的校园里,周围很静,正值午休时间,我左右张望,一路小心地拐进了教室。我违反了学校午休规定,很怕被老师发现,因此心一直咚咚直跳。我踩着细步,轻飘飘地在我的座位上坐下。周围寂静无声,教室里空空荡荡,我似乎能听见自己紧张的喘气声。我拿出书本,平放在桌面上,这是一本数学课外读物。几天来,上面的那篇关于数学猜想的课题,就像一块强有力的磁铁吸引着我,让我在课余的分分秒秒时间里为之着迷。我捧起书,认真看起来。起先,我还时不时朝教室外遥望一眼,外面金光一片,空无人影。我放下了心,渐渐地,我的思维里就只剩“空间”、“函数”这类的东西了,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恍如烟雾消失了一般,我的思想清静极了。直到一声破碎的吼声传来,我才慌忙抬起头,眼睛朦胧不清,木木的脑子半天才回过神来。“周老师……”我喊了声。

“为什么不在寝室休息?”周老师撒扯着嗓子朝我喊。囧文学网www.jjyuyue.com

“我,我睡不着。”我惊慌地看了他一眼,小声回答。

“站起来说话!”他向我慢慢走近,眼里闪着血红的光影。

我低下头,抖着身子,摇晃着腾起身。

“你还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不遵守校规,还有理啦?”他声音大得吓人,伸出长手一把将我从座位上拖了出来。

我身子一斜,便栽倒在了地上。地上冰凉,一股冷气直上心头,我开始哆嗦了。我撑着地面,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蔑视地看着他,脸上发烫,眉头紧锁。我感觉我不是站在教室,仿佛置身于屠宰场,他的样子活像一位经验老道的屠夫。

“我再问你,为什么不在寝室休息?”他双手叉腰,直瞪着我问。

“睡不着!”我的语气下意识地硬起来。

“睡不着?”他话音一落,就舞起右手啪的一声甩了我一记耳光。

我顿时感觉脸火辣辣的,眼前金星闪闪,来回飘浮,教室里久久回荡着那一记耳光所发出的啪啪响声。

“你凭什么打我?”我提高嗓门问,一股怒气从心底直往上冒。

“怎么?犯了校规还跟老师这个态度?你这种学生……”他用手指着我没说完,我便气呼呼地打断了他的话。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