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经验

您现在的位置: 极囧校园文学网 > 教师作品 > 教学经验 > 文章内容

如何写好散文,散文写作心得,写作仍是新鲜的

土豆小囧的空间
作者:土豆小囧 [我的文集] [邮件投稿]以邮件形式投稿,与千位文学作家在线交流
来源:未知 时间:2013-05-13 阅读:次   在线投稿   作品点评

我一向认为,自己写自己创作体会是最难的。以前我倒是出过两本谈散文的小书,但那主要是在多年主编《散文》时阅稿中的体会,当然也融会了自己在散文写作中的一些甘苦滋味。下面就结合自身的具体情况择要谈几点。

同 步

总的来说,十几年来我国散文创作是有成绩有发展的。只是因为散文这种形式很难引起“轰动效应”,故不可能如电视剧《渴望》、《编辑部的故事》那样街谈巷议你争我评;也不能像报告文学《无极之路》等那样,在普通公众中造成广泛的印象。但其潜流效果却能像山溪一样顽强地自岩间草隙折出,汇入大流长江,承托百舸,润泽万木。散文其味悠远,其功非小。

三十年来,不论人们对散文或冷或热,行市高低,我对它爱心不减,随着时光推移,年事日长,其志弥坚。其原因决非仅是出于个人兴趣和偏好,更主要是我坚定看重散文艺术上的隽永性,思想上的启悟性,效果上的潜在性,应用上的普遍性,这些都是散文之所长,却又不事张扬,绝少鼓噪。但它绝没有原地踏步,也决非几十年一贯制。当然,任何进展与突破都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自然趋势,而不能脱离了自身具体条件强力致之。譬如说,我在五六十年代二十岁左右习作散文,几乎全受某一散文名家的影响,又加以自己的偏好,一味追求构思的巧妙和运笔时的营造工夫。这一点,虽说至今也不能全盘否定,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时的作品人工巧构的痕迹毕见,远未达到清水出芙蓉的天成化境。这无疑与当时自身对生活的认识、提炼功夫以及文笔尚不纯熟有关,最根本的一点是欠缺思想与艺术的“主体性”。后来,经过“文革”的多磨,痛定思痛的人生感悟,勤奋实践中笔下功夫的不断提高,自然突破了思想上原有的定势,尚自然,宜挥洒,有内控,求凝炼,刚柔相济,干涩适度。在写作中自感轻中有重,重中有轻,即:休看一二千字短短的散文,实是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心里要尽求熔铸进较多的容量,手上却要举重若轻,潇洒从容,而不是艰涩吃力,生硬造文。

追 求

追求,这里所说的是我个人在散文创作现阶段的追求,而且只能谈一两个方面。不同人的追求只能相互借鉴与参考,而不能互移与彼此替代。

我对散文作为美文的意蕴是非常看重的。可以说,不具有较深较浓的意蕴就不成其为真正的美文。换句话说,只重表面的辞采(没有与内质溶合的辞采)未必能构成美文。

所谓意蕴,是在写作过程中与文俱生的,甚至于在为文之前即已在灵性世界中涌动。它源于客观生活的撞击,而且是感触最强烈的那一点或那一方面的撞击,形成为所谓感受,这种感受始终带着作者灵感的火花,但熔铸在文中时,却往往不在浅表上浮动,而表现为深层溢出的韵味,最耐咀嚼,最耐品味,最具弦外之音,风中余响。凡能充分具备这种意蕴者,往往最能反映作者所要表现的生活的本质所在,也是整个作品中最敏感的神经。但所谓意蕴,决不是外来的添加剂,它仍然是各种要素水到渠成的自然产物,然作者的自觉意识对造成这种醇厚意蕴无疑也并非毫不重要。

我追求散文的意蕴,但未必成功。为说明问题方便,试举近作《正当深秋霪雨时——东欧拾记》为例,尽管全篇分四小节,却服从于一个主要的感受。

写景中亦深含意蕴:“我无意间向窗外望去,寂寥的山坡上一片空旷,连鹰鹞也敛起了翅膀,不知隐向何方。但不一会儿,却有一对着红蓝两色衣服的滑雪人儿,向松间那边逸去。看来未必是竞技,而多半是怡情。果然,林深身影渐隐,只仿佛见那雪松颤颤巍巍。”

写事如例:“一组三人小乐队过来了。他们年纪约在60至70之间,一个提琴手,一个敲扬琴,另一位是风琴师。一会儿是‘鸽子’与‘云雀’对歌,一会儿是‘啤酒桶波尔卡’紧追‘蓝色多瑙河’。那些英国绅士、德国商贾和奥地利小姐们,边吃边和这三位助兴佐餐的老者逗趣。一组乐曲终了,有位戴金手链的女士伸出五点殷红的手指,捻出几张马克的小费……”

选用的细节中亦可富有意蕴:“一个非常年轻的守卫战士见我们的翻译张君吸烟,他有些不好意思,但终于做出了要一枝的表示。张君递给他一枝,是红双喜烟,并与他对火。在他们烟头互接的一霎时,我察见了一双深蓝色的农家孩子般忧郁的眼睛。”

在写感觉甚至幻觉时亦然:“我印象最深的,倒是进别墅上楼时脚踏木质楼梯吱嘎作响时的情景。那带路的女‘上校’脚步轻移,我们也悄然无声,仿佛是去幽宫探秘。这时候,不知为何我产生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幻觉:解放初期看《夜半歌声》老电影时,王为一饰演的那个看门的老头,手提马灯一瘸一拐地引人上楼……真的,我竟把这两个完全是不同年代,不同场合的镜头荒诞不经地组接到一起了。况且,电影里的环境是在夜间,而我现在则是朗朗白日。到底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不伦不类,不伦不类!”

以上数例,都服从于我烘托的总体氛围,含蓄甚而是深揉辛酸地表现了一种清冷、寂楚、变幻莫测以至无可奈何的散文意蕴。

我在散文写作中,时有内心活动描写,但不滥用,用则服从于深化意蕴的要求。如我在《钟山》本年第3期与现代散文家同题征文《背影》一文中,写了一位促使我调京终使夫妻团聚的女人事干部(超龄未婚大女)。在写到我们夫妻对她的感激之情时说,“妻子告诉我,这位女同志是属羊的,按照旧的说法,女性属羊者往往命不大好。我不迷信,但不知为什么,也不愿她属羊。”

我在散文中叙事写人,尽量避免流于表面,而重在通过具体独特的生活感受和形象,突现人和事的本质特征,以求对人的心灵产生撼动与共振。当我在读了许多域外访问的文字后,我就曾想:可不能光以别人不知道的生僻事儿来吸引人,而要根据自己的独特感受,写出事物的深刻内涵来,但又要含蓄,不是将自己获得的概念硬塞给读者。

深含的意蕴与富于个性、有表现力的语言密切相关。过于雕饰的语言不行,“大路货”的语言更不行。一般说,初习或写作实践尚不够多时很难写出自己的个性和创新,而历久则能出新,如经久仍不能出新,仍是“大路货”的一套,恐怕只能说明创作生命的停滞,至少是暂时的“塞车”。

所谓有个性的散文语言不是怪诞生造的同义语。在某种意义上还可以说,愈是有个性的语言愈是人们普遍情愿接受的;而愈是有个性的语言表现力也愈强。

我在散文语言的磨砺与追求中,在不同时期固有变换,在同一时期内根据不同篇章的题材不同、格调不一、感情状态有别亦有变换。也就是说,在相对稳定中有变换,在相对统一中又具不同色调。大体上说,我在年轻时的早期作品中是以欢快喜悦的笔调为主;尔后则是深挚与昂扬的交响;近期则是于内在炽热之外,呈现出一种冷峻的幽默。表面上不徐不疾,似乎少抑扬,实则保持一种内在的从容节奏。

仍以上述那篇《正当深秋霪雨时——东欧拾记》为例,我在写那座要人“夏宫”的环境时这样说:“南边是一个网球场,据说夏宫的主人与来访的要人几乎都在这里打过网球。当日那白色的皮球一来一往,好不亲热,而踌躇满志的主人当时穿的什么呢?戎装、猎装还是运动衣?现在都难作猜想。我只注意到场边的铁网上一只大蜘蛛在爬来爬去,将它屁股里的柔丝缠来绕去,期待那温情脉脉的飞虫儿……”在此基本笔调的驱策下,我偶尔也化用了一些中国古典小说中的口语或民间俚语,无非是增强在特定环境下的感情色彩。如写前述那位要人“夏宫”中的湖水时说,“那湖端的好静,像梦境那么静,那么透着虚幻的色彩。”在写匈牙利西部山上的各色小房时说,“据司机介绍,这全是城里的新富户在郊外山里建的别墅,盘山路还没修好,房子先已纷纷落成,忒性急哟!”这种种化用,并非生硬设置,皆是在一定感情状态下信手拈来之笔。

忌 讳

写散文有何忌讳可言?一般说没有。但在我个人,实践体验中也给自己规定了一些不成条文的“注意事项”。一是对过去的一些戒律只是借鉴与参考,但决不为其束住手脚。从何切入,角度为何,怎样写,基本上是根据具体情况,从具体感受出发,大胆突破,腾挪穿插,开合自如,以收全功。似无章法中有章法,似无规律中有规律,只是主动权始终在己手中,而不是削足适履,小心翼翼地去适应某种定律,某种章法。

二是避免在我笔下出现新闻报道式的倾向。这些年,有些散文,特别是在报纸上发表的某些散文,重记录性与报道性,而少文采少韵味。我本人在工作中也经手发表过这样的散文,完全是出于工作之必需,与我个人在散文艺术上的美学追求并不完全一致。

我偶在为赶写报社约稿的急就章中,仍有思想熔铸不够艺术欠火候之作出现。最近我在给一家报纸赶写一篇纪念“5?23”回忆延安的散文时,尽管我前几天访问延安时印象很深,对陕北这片神圣的土地很有感情,但在当时已先后写了《我与延安》和《火热的制高点》两篇散文,将心中对延安的精华感受已作过充分挖掘,此次又要竭力躲开已触及到的生活面;加之索稿急,时间甚紧,提炼功夫不够,当时尚觉可以,发表后再看,便觉角度不俏,情采不足,写法也较平,多少是一个遗憾。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